073_a2056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见叶宇直愣愣的看着她,谢晓月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

不过一想到他看过自己的身子,顿时就一阵羞恼,脸色红的跟火烧云一样。

“美女是见过不少,但像这样如同出水芙蓉一般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油嘴滑舌。”

被叶宇夸赞,谢晓月不由得一阵得意,但一想到自己被他占尽了便宜,就噘着嘴吧,气呼呼的质问道:“还没有告诉我在我爷爷的古董房干嘛?是不是想偷他的古董?”

“拜托,我现在是在家,而且现在是青天白日,见过那个小偷如此明目张胆了。”叶宇一阵无语道,他真的怀疑,就谢晓月这智商,是怎么考上大学的啊。

“话是这么说,但在这里干嘛?”

谢晓月也自知理亏,说话的声音都变小了很多,不过仍旧倔强的质问道。

“帮爷爷检查一遍古董,看看有没有赝品。”

叶宇随便找了个借口,但却让谢晓月狠狠的鄙视了一番。

“就,还帮我爷爷鉴别赝品?知道我爷爷是咱们市非常出名的鉴宝专家吗?而才多大年纪,鉴宝水平能够超过我爷爷?吹牛都不带打草稿的,也不嫌害臊。”

安静甜美丹婷室内清纯唯美写真

“额!”

叶宇这才意识到自己吹过头了,不对,他说的可是大实话啊,只可惜没人相信罢了。

“鉴定完了没有?鉴定完的话出来一下,我有话对说。”

谢晓月见叶宇尴尬的脸红,也知道自己刚刚说话严重了,便软下来,但语气还是有些生冷。

“鉴定完了。”

叶宇应了一声就跟着谢晓月走了出去,心中还在郁闷,堂堂市级鉴宝专家的家里那么多藏品,竟然没有一件蕴含灵气的,这也太让他失望了。

“咱们这是去哪里?有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吗?”

见谢晓月带着他走出别墅,叶宇不由得纳闷的问。

“后花园,那里人少。”

谢晓月头也不回的说。

人少?她要跟我说什么?还要避讳别人?

叶宇实在有些想不通,索性跟着她去就是了。

来到后花园,叶宇才见识到什么是财大气粗。单单是后花园就有好几百平,种着花草树木,修葺着林荫小道,四周挖有渠沟,养着金鱼,中间还建个凉亭,简直就是小型公园。

“正式介绍一下,我叫谢晓月。”

来到凉亭内,谢晓月冲着叶宇伸出手,正色道。

叶宇也急忙伸手跟她握了一下,刚想说话,就感觉到手中传来一股力量。

考量我?

叶宇暗自苦笑,说一个姑娘家家的,怎么那么粗犷呢?

不过叶宇不得不佩服,这谢晓月的手劲很大,如果不是他是修炼者,恐怕此刻还真的着了对方的道。

只可惜她碰到了练气第二层的叶宇,不管谢晓月如何使劲,总感觉跟捏空气一样。

反观叶宇,正一脸笑眯眯的望着自己。

谢晓月不由得一阵羞恼,甩开叶宇的手,气呼呼的道:“便宜还没占够啊?还握着不丢?是不是还没有跟女生握过手啊?”

“额!”

叶宇一阵无语,这女生真难伺候,明明是她先捏自己的手好不好,现在反倒倒打一耙。

“叶宇,找我什么事情?”

叶宇并没有跟她一般见识,说了一下自己的名字就问道。

“那个,背后还疼吗?对不起,我之前以为……所以下手没轻没重,要不我帮看看吧?”

谢晓月关心的问,脸色也羞的通红,但却鼓足勇气去撩叶宇的衣服,想看看他后背伤的怎么样。

“我皮糙肉厚,没事的。”

叶宇苦笑着说,从见到这妮子开始,她总算是说了一句中听的话。

“真的没事?”

“真的。”

“那好吧,现在咱们来切磋一下,让我见识见识的真本事。”

也不等叶宇搭话,谢晓月就抬起腿,向叶宇踢了一脚。

“卧槽,这是什么节奏?”

叶宇一时间有些发蒙,但还是急忙后退两步给躲了过去。

“有本事别躲,敢占姑奶奶的便宜,今天姑奶奶绝对饶不了。”

见叶宇轻巧的躲开,谢晓月气的不行,攻击的速度更快,更加的凌厉。

“喂,我可没找惹啊,而且我还救了的命,这样对我,良心不会感到不安吗?”叶宇一边躲着,一边郁闷的说。

“管它安不安,占我便宜,就要受到教训。”

谢晓月气愤的说:“有本事就别躲,打赢我的话,不但不会追究占我便宜的事情,还会给奖励。”

“什么奖励?”

叶宇问,谢晓月一愣,“先打赢我再说。”

说话之间,谢晓月再次踢出去一脚,这一次叶宇并没有再躲避,手一伸,便抓住了谢晓月的脚,稍微一扬,就把她给掀翻。

不过考虑到对方是个女生,被掀的四仰八叉不太美观,所以叶宇又急忙上前抱住了谢晓月,阻止她摔倒在地上。

当时只是不想让对方倒地,可当叶宇环绕着对方的腰肢后看到近在咫尺的那一抹高耸,再想到之前在房间的美景,整个人都不淡定了,心神荡漾,吓的他急忙松手,还连着倒退好多步。

“!干嘛不抱着我。”

摔在地上的谢晓月回头瞪着叶宇质问道,可一想到自己竟然让对方抱着,脸上便升腾起一抹羞红。

“男女有别,我抱着不太好吧?”

叶宇尴尬的说,倒是惹来谢晓月一阵娇笑,“噗嗤!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在说男女有别。”

“我这算是不是打赢了?”

叶宇没敢接话,而是岔开话题问。

“不算。”

谁知道谢晓月竟然撅着小嘴赖账道。

“怎么不算?明明我已经赢了。”

“就是不算,谁让人家扔在地上不管的啊?”

“额!”

叶宇一阵尴尬,“那不是不想占便宜吗?”

“占我的便宜还少吗?”

“的意思是想让我再多占点便宜?”

“!”

面对叶宇的无赖,谢晓月气的说不上话来,“不理了,还有给的奖励也免了。”

“不给就不给,谁稀罕啊,我只求不要再缠着我就行。”

叶宇毫不客气的说,他是真的懒得面对这样一个大小姐,更何况,论辈分对方还是自己的孙女,这尼玛,待在一起打情骂俏的话,毫无违和感。

“!”

谢晓月又被气到了,“也不问问我给的是什么奖励,就这样一走了之,不会觉得可惜吗?”

“能够给我什么奖励?”

叶宇略显嘲讽的说:“钱的话,现在也不过是个大学生,又给不了我太多,根本达不到我的要求至于古董,那些都是爷爷的,也做不了主,更何况,我也不需要古董,所以我实在想不出能给出什么让我后悔的奖励,行了,爷爷也该回来了,我先去陪他老人家聊聊。”

“我可以亲一下。”

谢晓月见叶宇转身要走,急忙喊道。

她这一嗓子,直接让叶宇顿住了脚步,回头看着谢晓月,一脸的不可置信。

这丫头该不会是得了鬼上-身后遗症吧?明明特别讨厌自己占她的便宜,又怎么会说这种荒唐的话呢?

不过如果能够被她那性感的红唇亲吻一下的话……

“咳咳!”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谢晓月轻咳一声,接着解释说:“叶宇,宇哥,只要教我练武,我就可以奖励一个吻。”

“没兴趣。”

一听说让他教她跳舞,叶宇直接抛下一句话就转身离开。

“什么?我长的有那么丑吗?主动送吻别人都不要。”

谢晓月嘟着嘴,内心郁闷极了,“不行,他可是唯一一个能够在武力上压制住我的同龄人,尤其是他轻轻松松就能够秒败我的随意劲,简直酷毙了,这样的绝世好男人,既然遇到,就一定不能让他跑了,必须要主动出击。”

想到这里,谢晓月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叶宇身前,上前就抱着他的胳膊,时不时的还用胸前的饱满挤压他的胳膊,撞的叶宇心痒难耐。

毕竟对方是自己结拜大哥的孙女,自己总不能偷吃窝边草吧!

“那个,有事说事,这样拉拉扯扯容易让别人产生误会。”

叶宇从谢晓月的怀中艰难的抽出手臂,略显腼腆的说道。

“咦,还害羞了啊?”

见到叶宇脸红,谢晓月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惊讶道:“可是跟我爷爷拜把子的兄弟啊,按照辈分来说的话,也就是我的爷爷,怎么我抱着还会害羞啊?难道脑袋里竟然在想不健康的东西?”

“我……”

叶宇无言以对,只是脸更红了。

“吧唧!”

就在这个时候,谢晓月猛然踮起脚尖在他的脸上蜻蜓点水般的亲了一下,羞涩的说:“这样总行了吧?我已经遵守我的承诺,奖励一个吻了,接下来是不是应该教我练武了?”

“我不会武术啊。”

叶宇尴尬的说。

“骗鬼呢?不会武术的话会把我打倒?”

谢晓月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气呼呼的辩解道:“再怎么说我也是校散打队的冠军啊,那么随意的就把我打趴下,说自己不会武术我应该相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