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_a2076

   小埋临时创建了个群,组好友进去,雪之下,比企谷,由比滨,相继通过验证进入,后又将七实发过来的剧本,连同那些人物的彩图上传到群里。

   “剧本已经要到了!你们看一看,有什么问题的?”

   “好的!”

   “恩!”

   第一个看完的是雪之下,她率先发问;“主要角色就是这几位了是吗?”

   “是的!”

   “服装和造型是个问题,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弄好的,还有道具!”看着彩图上那些造型各异的服饰,雪之下测想了下,这份工作量超乎想象。

   “好在角色并不多,我们能勉强消化掉!”第二个看完剧本的比企谷发言;“正好雪之下你演佐助,让你姐姐出演佐助的姐姐鼬!”

   雪之下无话,自看了剧本以后她就猜到会这样,谁让在场的人里,和佐助的情况最相似的就是她了呢?

   “发型差不多,由比滨你就演小樱,在正式出演的时候去染个粉毛!前辈可以演鸣人吗?你和雪之下一样的聪明,这场舞台剧的中心人物就是鸣人和佐助,排练时间按照预想的会很短,也只有你们能够驾驭了!”

   看到这,小埋还能说什么,回复答应。

   “小企!我想演鸣人,和雪乃演对手戏很棒哎,让我演鸣人吧!”由比滨发了个眼巴巴的表情包,请求道。

   不知道你现在在那里

   “你能记下那么多台词?小樱比较好演,老实的演小樱好了!”比企谷自然没答应,他难道还不知道由比滨的水平吗?如果排练时间充足,那让由比滨出演鸣人也无所谓,无奈的是时间很紧。

   在这短短的几天时间内,熟记台词,背熟剧本,又有非常良好的表现力,表演力,非小埋和雪之下莫属。

   “呜呜!”由比滨不高兴的鼓起脸蛋,哇的咬了一大口苹果,空出手打字发问;“那小企你要演什么?卡卡西吗?”

   “恩!也没别的人可演,硬着头皮上了!”

   “那岂不是要染成白毛了吗?白发的小企,哈哈哈!感觉好好笑哦!”

   “少啰嗦!”

   “主要的角色就我们几个消化,水无月白临时找个参演的就好,反正也是没什么戏份的!”比企谷喝了口咖啡,为接下来那忙碌的生活而叹气,继续打字;“服装和道具!以及新闻部的沟通,表演舞台剧所要用到的场地,就是以上这三份工作,明天分工进行!”

   “服装,道具我来解决!”小埋揽下这个。

   “那,新闻部交给我吧!”雪之下有了这个决定。

   “可以,剩下的场地,就由我和由比滨去想办法!做这些工作的同时,自己心里模拟好自己的角色要怎么演,统一留到放学后排练,有问题吗?”比企谷最后道。

   “没!”雪之下。

   “我···努力!”由比滨。

   “小菜一碟!”小埋。

   到这就可以宣布结束了,比企谷整理好剧本,从中单独抽出卡卡西的戏份,台词,准备琢磨琢磨,滴滴滴!私信发来,一看是雪之下。

   “我···要怎么和姐姐说?”

   “有话直说,她不是你的姐姐吗?”比企谷纳闷加无奈的回复。

   这之后,等了十几分钟。

   “哦···”

   比企谷大概能想象到雪之下现在的模样,挠乱头发,回复道:“算了,我帮你跟她说吧!”

   “可以吗?那,麻烦你了!”

   姐妹关系处成这样似好似不好的状态,想想也是够累的,比企谷暗想道,拿起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雪之下的姐姐,犹豫片刻,按下拨号键,等不多时,接通。

   “哎呀!今天是什么纪念日吗?竟然会主动的打电话给我,罕见!超罕见的!”轻快不失爽朗,成熟中让人耳朵为之而动,心跳为之加速的悦耳声音。

   比企谷轻吸口气,不知不觉就接下了代替雪之下打这通电话的任务,说起来,事到如今后悔也无济于事,那么···

   “我只说一遍!听好了,雪之下她···”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也就是星期四,按照说好的计划,大家分工行事。

   雪之下挑课间时间去到新闻部,交涉,沟通。

   比企谷汇合由比滨去学生会,征求能够获得表演用的场地。

   小埋这里比较简单,她只需把彩图发到定制服装的公司,再根据雪之下等人提供的身高,三围来制作即可,当然是要花钱的,不过这钱也不是出自小埋,而是昨天晚上跟着彩图一并被七实发过来的活动资金。

   七实倒不至于在这方面吝啬,一毛不拔,这点钱她还是愿意出的,为此,七实提了个要求,希望能将舞台剧未剪辑的视频单独发给她一份。

   那没问题,小埋很爽快的答应。

   时间慢悠悠的走,最终来到了下午,又到了这个放学的时间,小埋既没有工作,又不需上那什么补习班,空余时间很充足,离开教学楼就马上赶往侍奉部的活动室。

   今天她比雪之下早到,算是第一个了吗?不,有个人比她早到,还不是侍奉部的人!

   单独拉了张椅子到窗边,沐浴着就要落下的夕阳余光,堪堪超过肩膀的头发就那么自然的披散着,闭上的双眼,精致如瓷娃娃的脸庞,针织衫,高筒靴,黑色的皮裤,身上的气质和学生有着本质的差别。

   就在小埋打量对方的同时,她睁开了眼。

   “很可爱呢!那个,你是?”

   “土间埋!”自我介绍,小埋抱有三分疑惑,五分恍然,还有两份意外;“雪之下同学的姐姐吗?”

   “啊!”雪之下阳乃伸直了胳膊,舒展身体是又打哈欠的,她从椅子上站起,背对着窗外的阳光;“就是我!承蒙你对我妹妹的照顾了,谢谢!”

   因为角度的关系,站在小埋这个位置看去,被阳光晃的并不清楚,只能够隐约,模糊的看到,阳乃脸上的笑容,那算得上是标准到如同教科书级别的笑了吧?

   初次见面的第一印象,是个成熟好看,浑身上下挑不出半分毛病,缺点,问题的完美女人。

   就是有这种天之骄女,自出生起就受到了上天的垂怜,偏待,从家庭背景到智慧外貌,无一不是顶尖水平,没有一定水准的人站在阳乃面前,是会自惭形秽的吧?毕竟,阳乃过于优秀这一点,将她和平凡人彻底分开。

   索性的是,小埋同样是受到了天意恩待的人,不至于被阳乃的气场给影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