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7_a2074

   这段时间算是忙里偷闲,周云凡休整了好些天,今早接到市人民医院曹院长电话,不得不出一回诊。驾驶奥迪车刚刚驶离“碧湖花园”,到了第一岔路口。

   老是感觉被一双眼睛,在暗中盯着,这种感觉让人很不舒服。

   砰的一声!旁边一辆电动车乱拐了下方向,就撞上了奥迪车的左侧。

   一个老头从电动车上摔翻在地!周云凡不得不推开车门,匆忙下车,察看究竟,瞧瞧老人的摔伤程度。

   就在此时此刻,只见后面一台跑车,如同脱缰之马,风驰电掣一般从后面撞过来!情况万分危机!

   周云凡临危不得不做出紧急规避动作,双脚跺地,腾空而起。跳上自家奥迪车的车顶,毫秒之间,朝车顶再跺一脚,一个360度翻滚,快闪如虎,跳到了路边人行道上。

   这还不算完事,突然一声尖啸的声音,从脑后传来,周云凡身炸毛!一种瞬间的生死危机,直逼他紧急就地横移,把“八卦云步”发挥到极致!迅如闪电一般!

   没想到遭遇如此歹毒的杀手,接连被杀手当成高速移动靶,上下左右,都遭遇枪击!这是不达目标,决不罢休的疯狂刺杀行动!

   眼下凭直觉本能感应,身如滚地萝卜,一连串的就地滚动后,幸好躲到路边人行道上的一株樟树后面!

   当那个杀手高速驾车逃离之际!凭本能,危险并没有解除,只听到一声尖啸声,直往头部闪电般地奔袭而来!

   哇靠!竟然还被狙击!不得不来一招旱地拔葱!双脚用力登地,整个身子就地弹起,直窜到身边那株樟树上,再接几个闪移腾挪!规避接连飞射过来的弹头!

   由于有树叶障目,潜伏在侧面高楼大厦里的狙击手,接连射击后,发现达不成目标,不得不停止狙击,紧急撤离。

   清纯麻花辫少女董沐阳室内白丝私房写真图片

   整个谋杀,一连串的行动,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杀手低估了周云凡的实力,才导致谋杀失败!就目前情况来说,杀手没想到周云凡竟然爬树躲避!

   从小在山村里长大,最擅长狩猎的周云凡,爬树比猿猴,不知道快多少。如果没那株樟树,还真可能遇害。

   案发后,紧急赶来的是交警,由于发生是枪击案,不到十五分,刑警飞快赶赴到案发现场。警官们没有想到周云凡竟然就地躲到树上,逃过一劫。

   事先那个碰瓷的老头,见机早就逃离了现场,他万万没想到后续事件的发生,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周云凡被警嚓保护,上了警车,飞速前往警局。

   这是东江市近十年来,最大的连环枪击案,影响极其恶劣!杀手选择这个岔路口,这里的监控器早就坏了,路政交警部门没有及时修复,这次让杀手钻了空子。

   市警嚓局,立即成立专案组,突击刑讯后,得知先前那个碰瓷老头,是这个地段的一个惯犯,儿女不孝,他又患有间歇性精神病,这次被一个不名身份的人当枪使。

   案发的时候,那个持枪驾车,从后面射击的杀手,驾驶的是一辆套牌车,加大了追查难度,案发现场,那个狙击手所处高楼的那个射击窗口,早已经人去无踪!

   还有就是,周云凡事先地接到的那个电话,并不是市人民医院曹德仁院长本人拨打的电话,而是他的手机号被盗用,又模仿他的声音,拨打了那个电话。

   整个案子,变得扑朔迷离!诡异得很。案件的侦破工作,陷入僵局,进展不大。

   周云凡被带到警局做了笔录,在两名警嚓的护送下,回到“碧湖花园”。

   两名警官没想到,周云凡入住的那套房子,竟然是豪装房,安保设施的级别相当高,在案子没有破获前,周云凡被他们保护起来。

   周云凡原以为会消停清净一段时间,没想到事情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市人民医院,曹德仁院长先前说过的10名疑难绝症患者,周云凡还只是医治好江东省富商刘义的病。

   另外还有9人在保守治疗中,又出现了一名病情突然恶化的患者,市人民医院组织的专家组,经过多次会诊,依然是束手无策,病情毫无好转的迹象。

   这个病人身份又很特殊,院方经过多方会诊讨论,实在是拿不出有效的医疗方案,只得由曹院长出面周旋,联系周云凡,恳求他这个市人民医院的中医顾问出诊。

   情况反映到警嚓局,出于对周云凡的保护,警官认为案件还没有破获,针对周云凡的幕后凶手,随时还会行刺暗杀,就显得有些迟疑不决。

   没想到的是,这位病危患者的身份特殊到,人家直接调动军人过来接人。于是,周云凡在军人的护送下,赶往市人民医院高危病区1号楼37号病房。

   走廊里站满病人的家属,都是一脸的悲情。

   患者是一位从部队退下来的老人。周云凡进入病房,市人民医院包括曹院长在内的专家组成员,都在场。专家组成员有省保健局的专家,还有部队医院的专家。

   老人已经是奄奄一息,命悬一线,生命临近终点。老人的两个儿子,一个在部队,身居要职,一个经商,富得流油。

   “曹院长,这就是们找来的中医圣手?”那个肩章有两颗星的中年军人,满眼怀疑地问道。

   “陈将军,他就是咱们医院和市中心医院,一同聘请的中医顾问,治愈过很多疑难绝症。”曹院长十分认真的地回答。

   周云凡天生就对有血性的军人很尊崇,眼下就算那名将军对自己的医术表示怀疑,他默认承受对方的质疑,并没有开口辩驳。

   “老曹,他才多大?二十多岁的中医师,医术能有多高明?哄鬼吧。”

   “陈将军,周医师的医术,确实有独到之处,要不先让他给陈老看看?”其中省保健局那位名叫瞿秋水的专家,插嘴回答,意思想听听周云凡的诊断结果。

   陈老的二儿子陈耿,毕竟是商业大亨,为人圆滑很多,不象他大哥,说话直来直去,他朝前一步,来到周云凡身侧:“周医师,烦请给我父亲看看。”

   省保健局专家瞿秋水,先前准备把陈老的病例资料和各种检查报告,递给周云凡,这时候他暂停了这一举动。

   周云凡很淡定的说:“们确定真让我看看?”其实先前他通过观望,病床上的老人,身被死气笼罩,想要救活他,还真不是轻松的活。

   陈老的大儿子陈磊,依然没有点头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