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8_a2066

   “我得读书去,现在外面都盯着我明年科举,我若拿不回解元,还不得被人笑死。”

   “夫君,读书是为自己喜欢而读!为自己抱负而读!不是为别人!也不是为功利!你别本末倒置了!”

   叶青凰见他匆匆去读书,连忙喊了一声,提醒他不要被别人的意图给困住了,更不要凭添压力,失了自己的本意。

   “知道了!”叶子皓答应了一声,便进了书房,传来关门声。

   厅上又安静了下来。

   叶青凰发了会儿呆,便也开始自己的绣花。

   秋榜折挂,虽然这副绣图出自她的手,卖于锦风阁,最后落入不知道哪个读书人家。

   但是啊,她心中所想的是,明年折挂的一定是她家男人!

   真正能高中的人,绝不是一副绣图、一个吉祥寓意就能成就的。

   进入九月后,天气便真正凉了下来,夜里寒风呼呼地刮着,早起出门就被一阵凉意浸得直打哆嗦。

   早起,叶青凰便把旧夹衣找了出来穿上。

   春天时做的新衣,前阵子穿刚好,现在单穿就凉了,但她的旧夹衣是真的旧,而且有点小。

   卷发女孩蕾丝纱裙白嫩香肌优雅气质私房写真图片

   这一年来,她的身材又长了不少,不但长高了,嫁了人也变得丰盈不少,这往身上一穿,不由一叹。

   “这件拿给杏花穿怕还合适一点。”

   叶青凰回头,又往放箱中翻找,又翻了两件出来,一件更小。

   “这件给小妹穿,长了点更好,可以遮到膝盖暖和。这两件就先给杏花。”

   叶青凰从小和叶青霞相差一岁身体却差不多。

   娘很少让她捡姐姐的旧衣,一做就是两身,因而,她还是穿了不少新衣裳的。

   只有小妹,出生时家境就没那么好,娘又病了,因而穿的都是她和姐姐的旧衣。

   青喜也是捡两个哥哥的旧衣,这两个小的最可怜了,就没赶上家境好的日子。

   而现在,她赶绣图没空做夹衣,大姑答应的棉衣还没送来,现在也穿不上棉衣,只能寻旧夹衣凑和穿了。

   “你今天先别绣花了,给自己做件新的吧,这些都小了还咋穿啊。”

   叶子皓穿戴妥当,过来往衣箱里翻了翻,拧了眉头。

   当初搬过来,是将旧衣都搬过来了,可谁也没想到,再拿出来已小得穿不上身哪。

   若是去年做的也罢了,又不是贴身大小,奈何都是几年前的旧衣,这几年一路在长,今年恰就穿不下了。

   “嗯,家里有布,我今天先做一身出来。”叶青凰想了想,也只得这样了。

   她没有夹衣可换,正要就这么出门,突然叶子皓把她拉住,抬手就脱她外衫。

   “怎么?”她诧异地抬头。

   “寻一件贴身穿,再把外衫穿在外面,或许就穿上了,先凑和两天。”

   叶子皓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露出笑容,就要帮她穿上。

   “若是还不行,就把我前年的旧袍试试看,遮到脚更暖和。”

   两个突然相视一笑,继而嘻嘻哈哈地笑个不停。

   “我、我穿你的、那、那我也梳个发髻……哎哟,别掐人家、人家女扮、男装,肯定、帅!”

   叶青凰一边躲避叶子皓挠痒、掐腰肉,一边嘻嘻哈哈地说着。

   虽然很久很久以前,她就想过要女扮男装离开叶家,去外面闯荡来着。

   只是第一次和堂哥去镇上摆摊,就没赚到钱,后来就放弃了,再后来也没有空了。

   现在堂哥要她穿他的……

   她有些忍不住就是想笑。

   其实堂哥很多旧衣也是给小弟子晨捡了,能留下来的,是他现在还能穿的。

   堂哥衣多,而且多半都还很新,他个头长得快,年年有做新衣的。

   这家里最不缺衣的就是他了。

   俩人闹了一会儿,叶青凰到底是将一件夹衣穿在了里面,外面还套上自己春天做的那件粉衣。

   “听话,腾些时间给自己多做几身换洗,说不定哪天有了身子,衣裙还要更宽松些。”

   帮叶青凰收拾好,叶子皓突然说道。

   “知、知道了……”叶青凰正整理腰带,闻言手指一僵,低了头掩饰脸红,小声答应着。

   “说不定现在就有了呢。”

   叶子皓见她害羞,不由莞尔一笑,双后从后圈住她,将手掌在她腹上一捂,低头在她耳边低喃。

   “一边儿去!”叶青凰连忙拿开他的手,扭头瞪了他一眼,再转头去收拾床被,却突然嘀咕。

   “人家月事刚过呢。”所以,哪来什么现在就有了呢……

   “没关系,我也憋了好多天了。”叶子皓笑嘻嘻地,又想上前抱她。

   “别乱来,你忙完了就赶紧去厨房,我随后就到!”叶青凰吓一跳,连忙往外赶人。

   “快点!天要亮了!”

   “好吧……”叶子皓撇撇嘴,只得转身先出了屋,叶青凰收拾了屋子,整理好自己后,这才去厨房。

   叶子皓已经泡了黄豆,正在灶下烧火,准备烧水刷锅。

   叶青凰过来和了面,再揭开瓫缸打了水,叶子皓也连忙过来,俩人一起洗漱。

   他们起得早,先进厨房做准备工作。

   陈飞白天满城跑就没停过,累得多了,早上会起来稍晚一些,等陈飞起来,叶子皓才会去读书。

   这么久以来,大家分工合作,早已有了默契,也做得很顺利。

   不过桂花存货不多,最多这个月就卖完了,下个月就只能继续卖玉米糕和绿豆糕。

   但叶青凰早有准备,她今天和的面就是做白糖糕的,若是做好,明天就增加白糖糕先探探路。

   若桂花不多,那肯定是要尽量保证锦风阁订单的。

   快中午时,小舅赵小华突然来了。

   叶青喜跑过去打开院门,叶青凰连忙收针起身,迎出厅外。

   “小舅这是?”

   她看着小舅赶了驴车进来,驴车上还有几只箩筐,箩筐里竟然有桂花香,不禁讶然。

   “这几天我和你外公四处摘桂花,到是摘了不少,怕你们不够用,送些来。”

   赵小华笑眯眯地解释。

   不只他们父子摘,他岳父家后山里也有几棵桂花树,直接摘了给送到家里来。

   于是大嫂和二嫂也回了趟娘家,发动娘家人去摘,不好给钱,给买了些布料做礼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