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_a2050

铃声又响,她看着那个号码,咬牙切齿地挣扎了好一会儿,才恨恨地接通:“你又有什么事?”

那边,男人也干脆,扬声就问:“刚才跟谁打电话?那个律师?”

方若宁突然笑了笑,难得没有呛声,反而问道:“是,怎么了?”

“跟他把话说清楚了?”

“什么说清楚?”

“还能是什么,分手啊。”

“……”心里一惊,她没想到这人居然一语中的,沉默了下,才开口,“我为什么要分手?我是跟你生了轩轩,可我们既不是男女朋友,也不是夫妻,我现在有完全的自由选择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

“你喜欢的人?”霍凌霄冷笑了声,“我会向你证明,你应该喜欢谁。”

“什么意思?”方若宁突然紧声。

另一边没有回答,只是话题一转,“我打电话是说,吃晚饭时我回不来,你跟轩轩先吃,我尽量在你睡觉前赶回来。”

话落,没等女人回答,他已经率先挂断。

方若宁落下手机,看着结束通话的屏幕,心里烦乱不安,沉默了会儿,才转身走回客厅。

美女走在乡村小道上

“妈妈。”小家伙看了看她,突然微微笑了笑,“妈妈,我带你上楼看看我的房间吧。”

她微微疑惑:“你的房间怎么了?”

“秘密。”小家伙突然用英文回复了句,拉着她的手朝楼上走去。

到了卧室门外,方昀轩又回头,神秘又羞涩地笑:“妈妈,你闭眼。”

“好。”方若宁刮了下小家伙的鼻头,闭上眼睛。

房间门推开,方昀轩牵着妈妈的手,将她带进房间,才喊:“好了,妈妈,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方若宁应声睁开眼皮,看着眼前一幕,心里的惊讶像涟漪一样,荡开一层又一层。

她想到了房间里肯定有什么惊喜,但没想到,霍凌霄居然在自己的私人别墅里,专门装修了这样一间充满了童趣和幻想,集科学和炫酷为一体的主题儿童房。

其实,他们在英国的家,小家伙也有自己的专属儿童房。只是回国后,时间仓促,房子又是租来的,那间儿童房只是稍加布置,并没有什么主题。

她明白,儿子的心里,一直还是期盼着有这样一间炫酷的专属领地。

而霍凌霄帮他实现了,甚至比他想象的还要完美。

站在孩子的角度,他实在是找不到理由去拒绝这样一个能讨他欢心的叔叔,他的心里,肯定已经把霍凌霄当做爸爸了。

“妈妈,是不是很酷?”一激动,小家伙又飙英文。

方若宁回过神来,点点头,“嗯!很酷!你很喜欢?”

“喜欢!”

看着孩子的笑脸,没有做母亲的不感到开心,可于她来说,开心的同时,又有几分酸涩与惆怅。

霍凌霄对孩子,真真是没话说,这份细心和用心,精心与爱心,多少普通父亲都做不到的,何况是他这种日理万机的帝国总裁。

但稍稍一细想,这间房的准备越发说明霍凌霄早早就知道了一切,却隐瞒她欺骗她的真相。

晚上,厨房里做好晚餐,就他们母子两人用餐。

两人吃饭,可是晚餐丰盛到令方若宁眼花缭乱,豪门奢华生活可见一斑。

原本,方若宁想跟梅姨说一声,以后不要这样铺张浪费,可转念一想,他们又不打算在这里定居,说这话未免就把自己当女主人了。

见她享用不多,梅姨忐忑不安地问:“方小姐,是饭菜不合您胃口吗?”

“没有,”方若宁客气地道,“我本来饭量就不大。”

不打算当这里的女主人,她跟梅姨也没有太多交流。吃完饭,母子俩就上楼了。

今晚无论如何都走不脱,她索性也认命了,看看时间不早,便陪同儿子洗了澡后给他讲睡前故事。

母子俩分开几天,现在的相处便显得尤为珍贵,方昀轩一连听了五个故事,才开始有睡意。

好一会儿,等儿子都睡着了,她才放下故事书,帮小家伙掖好被角,又坐在床边怔怔地看了好一会儿。

那五官,真是越看越像霍凌霄。

她真是傻,居然从来没想过自己睡错了人,还以为同是霍家人,侄子像大伯很正常。

楼下传来汽车声响,她微微一怔,回过神来。

心里开始鼓噪,说不清是紧张、惶恐、惊惧,还是逃避、畏缩、厌恶,总之好一会儿,她都不愿起身,不愿去面对这栋豪宅的主人。

可是,她不主动,自然有人主动。

房间门被推开,西装革履英俊尊贵的挺拔男人站在门口,顿了顿,而后抬步走近。

“睡了?”弯腰看了看,男人勾唇,起身时便朝着床边坐着的女人靠近了几分,“那我们回房?”

他一靠拢,立刻有酒气传来,熏人欲醉,方若宁下意识皱眉,一手推开他,站起身,远远地防备地盯着他。

霍凌霄瞧着,停顿几秒,突然一笑,“怎么了这是?几天没见,疏离我了?”

方若宁双手抱胸,似笑非笑,“我跟你亲近过么?”

喝了酒的霍总裁,笑容越发魅力无穷,微微一笑时,有一种倾国倾城的迷人,“你这话说的,孩子都这么大了,我们难道没有亲近过?”

“……”方若宁厌恶地拧眉,转过脸去。

床边的男人又走过去,霸道地一手捏起她的下巴,俯颈下来就要亲吻。

这一次,方若宁没有生气,也没发火,只是用手抵住了他靠下来的俊脸,斜睨过去,淡然平静地道:“别一见到我就发.情,有些事,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刚才盯着孩子恬静的睡颜,她也想好了,这些问题是逃避不掉的,她的确需要跟霍凌霄心平气和地谈谈。

她的态度转变,霍凌霄自然察觉到了。

两人动作顿住,望着彼此的眼眸,男人突地悠然勾唇,像是很满意的样子,点点头,“好。”

他率先转身,朝外走去,方若宁舒了口气,又看了看床上睡熟的儿子,才鼓足勇气走出去。

不料,这人朝着旁边另一间卧室。

方若宁抗拒,站在走廊里,“喂,我们应该在客厅谈。”

男人回头看了眼,继续推门进去,“我累了,不想再下楼。”

“……”方若宁气归气,却不得不跟进卧室,只是站在门口处,拒绝再往深里走。

霍凌霄脱下外套,解开衬衣上的领针,袖子上的袖扣,都是价值不菲又造型精致的钻石设计,可他随手一丢,完全不当回事。

而后,衬衣也脱了下来,露出精壮性感散发着男性荷尔蒙气息的上半身。

方若宁:“……”

“抱歉,今晚应酬,喝多了,要么你等我冲个凉清醒一下,再谈?”男人扔了衬衣,转身过来,修长白皙的手指已经放到了腰带暗扣上,突然邪魅地抬眼,如此问道。

“……”女人二话不说,转身就出去。

霍凌霄邪魅地勾唇浅笑,望着拍上的门板,而后走进浴室。

方若宁等了足足半个小时,不见那人下来,眼看着十一点半了,她也开始犯困,便有些上火。

正要上楼去,却见那人穿着浴袍下楼来。

她愣住,又重新坐下。

男人在沙发坐下,很豪放随意地打开一双大长腿,方若宁正好坐在他对面,眼神都不知该往哪里放,因为这混蛋的浴袍里面,好像一丝不挂。而他这样的坐姿,无疑已经走光。

脸颊开始发烫,她让自己的视线只停留在男人脖颈以上,冷硬地道:“现在可以开始谈了?”

男人一手支在沙发扶手上,疲惫地揉着额角,无精打采的样子,点点头,“你要谈什么?”

他看起来状态不好,但方若宁故意选择忽视,开口就道:“当然是轩轩的抚养权问题。”

“你什么想法?”男人依然漫不经心,甚至闭上眼眸,长指依然揉着太阳穴,淡声问道。

“我的想法当然是,轩轩归我,这么多年,我们母子相依为命,早已不能离开彼此,虽然现在他对我的特殊意义已经消失,可他已经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了。”

霍凌霄睁了睁眼,像是强撑着坐起身似的,“我知道轩轩对你的意义,我也没想过要抢走他。”

方若宁冷笑,“法院传票都到我手上了,若不是我失踪了,你撤诉,我们已经对簿公堂了。”

男人抬眼,觑她一下,“这也是被你逼得,对你掏心掏肺,你都不领情,我不气极能那么做么?”

“……”

“这几天你跟那个姓褚的在一起,应该也商量过怎么对付我,你们应该很清楚,若是真的上了法庭,你们赢我的胜算不大。”

方若宁脸色垮下来,“这么说,你是不打算放弃了?”

霍凌霄坐起身,大概是动作有点突然,他蓦地皱眉,一手虚虚按了下腹部的位置,“我的意思是,给我一个机会,我会向你证明,我们在一起,一家人在一起,才是最完美最圆满的结局。”

方若宁沉默,看着他,心跳不由自主漏掉一拍。

见她没吭声,霍凌霄继续道:“我们就以三个月为限,三个月内,如果我没让你对我改观,没让你对我有……那么一丝的感情,我保证再也不骚扰你,也不跟你抢夺孩子的抚养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