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_a2069

   “谢谢,我也觉得遇到了浩和大家真是太好了。”

   说到这里,椎名真白原本绝望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许色彩,勉强露出来一丝微笑。

   见到这一幕,王浩轻轻松了一口气,莫名有些心疼,尽管世界如此残酷,可是他相信椎名真白依旧会是那个椎名真白。

   他不希望世界的残酷毁掉真白,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这孩子其实比娇嫩的外表坚强多了,现在都遇到了这种事还强行露出平时不会出现的笑容,估计是不想让他太担心,还真是坚强的让人心疼。

   片刻过后,椎名真白抬起了头,坚定的说道:“浩,我要去找丽塔,她应该在那个地方。”

   那是一种与以往不同的坚定神色,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

   “走吧。”

   王浩微笑道,看样子真白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切的觉悟,不管结果如何,他都会陪着这孩子身边,因为让真白一个人呆着的话王浩总是会替对方担心不已,根本就放心不下。

   雨越下越大,凄凄沥沥。

   一男一女走在陌生的大街上,没有雨伞,男子撑开衣服放于上方和少女共同躲雨。

   世界仿佛在这一刻定格,对其他人来说这一幕可能并不怎么罕见,但却能留在二人记忆深处,直至终焉。

   走过繁华的街道,穿过冷清的小巷。

   秀美李宝儿温暖笑容十足迷人

   二人走走停停,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真白推测丽塔应该是在她们以前一起玩的公园,只是这么久过去了,四周的变化也有些大,真白虽然还记得路,但周围多多少少有了些变化,一时间找起来没那么容易。

   路过车站时,王浩顺路买了一把大雨伞,虽然可能有点迟,毕竟二人现在浑身都打湿了,不过有总比没有好,而且等下这把大着雨伞也会有额外的用处。

   …………

   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后,王浩和椎名真白终于来到了目的地,一处略显老旧的公园。

   摆在前方的是两条岔路,分别通往不同方向。

   “先去左边看看吧。”

   略微犹豫了一会儿,王浩最终伸手指着左边说道,左边的道路上还留下着一些前不久踏足过的痕迹。

   如果兵分两路的话,他有点不放心真白一个人,而且如果是他找到了丽塔,对方可能一下就跑了,根本不会听他说什么,毕竟王浩之前才把对方多年来的伪装给一次性全部卸下来了。

   按照目前对方的情况来看,估计对王浩的仇恨值已经点满了,这还不如他跟着真白一起去一路呢。

   虽然那个假笑女,额……“假笑女”是王浩给丽塔在心里取的绰号,毕竟从遇到丽塔的时候开始,虽然对方一直在笑,但王浩清楚那都是假装出来的,从来都没有露出真心,直到最后被戳穿了才暴露本性。

   不过,还有那么一点可能性。

   对方虽然是个讨人厌的假笑女,可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王浩相信,丽塔还是对真白还有真正的感情,不过这应该是一种更复杂扭曲的情感,可确实是真心。

   他希望,丽塔和真白二人都能够互相坦诚的直面真心,说不定事情也会有所转机。

   毕竟丽塔和真白二人相处了十余年之久,从小就在一起长大,这份关系也尤为难得了。

   丽塔始终没有卸下自己的伪装,不过却一直呆在真白身边,并且在日常方面照顾对方,对于真白的才能也十分肯定。

   从此就可以看出,丽塔应该对真白抱有一种十分复杂而且扭曲的情感,所以从来不知道真正的椎名真白是什么样子。

   至于真白,就更不用说了。

   这些事情不直面跟真白说的话,这孩子是不会明白的,因为她的世界从来都是那么纯真无邪。

   从刚才那番对话被椎名真白听到以后,王浩就独自一个人在脑海中想对策,不断的在想该用什么办法才能得到最好的结局,因为他不想让真白就这么失去一个重要的人。

   最后他只想到了这个不算是办法的办法,首先是自己将丽塔多年以来的伪装无情的拆下来,而且必须要有两个条件才行。

   第一个条件就是,如果丽塔刚刚否认说出那番话,并且对真白重新戴上伪装的话,王浩是绝对不会让对方接近真白了。

   因为这样的人对于真白来说,实在是太过于可怕和危险。

   但事情并不是这样,丽塔将自己的本性全部暴露在了真白面前,终于向对方坦诚。

   这也就是说,丽塔开始像真白展示了真正的自己,卸下了自己的伪装。

   第二个条件就是真白刚才的那番话,如果真白刚才说要回霓虹而不去找丽塔的话,王浩也会直接带着对方离开。

   因为这样就表示丽塔在真白心中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重要,长痛不如短痛,让对方快刀斩乱麻也不错。

   这些事情王浩不想要真白知道,只需要自己一个人想就行了。

   但显然,这两个人的友谊超乎了他的想象,比他想象的要坚定多了,也让他的策略成功,剩下的也就是等会儿让双方互相将真心的真正想说的话都说出来。

   是否能破镜重圆,就在此一举。

   真是两个让人担心的家伙。

   …………

   往左边的道路走了没多久,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座破旧的秋千,上面孤零零地坐着一位浑身狼狈的金发少女,正在低着头独自摇荡秋千。

   虽然离得有些距离看不太清楚,但是王浩知道那就是丽塔。

   当椎名真白看到丽塔的时候,浑身忍不住有些颤抖,抬头看着王浩说道:“浩,我有点害怕丽塔会讨厌我,和我一起过去,好吗?”

   “真白,把你想说的说出来就行了,我会在你旁边的,一起过去吧。”

   虽然知道这时候自己介入其中有些不太合适,没有办法,王浩还是有些放心不下这两个闹别扭的孩子,只希望自己的出现不要让丽塔的反应有些过激。

   王浩一只手撑着雨伞,另一只手牵着真白,迈着不快不慢地脚步,缓缓朝着正在独自荡着秋千的孤独少女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