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0_a2066

   在富贵日子里不忘本,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刚才叶张氏失神时的表情,却让她心里有些猜测。

   “子康如今生意也忙,你让他多培养管事和伙计,不要事事亲为,子玉和虎子在县城还是要多陪伴的。”

   去竹轩的路上,她低声说了起来。

   “嗯,娘刚才肯定是想子玉他们了。”

   叶子皓也明白怎么回事儿,因为娘的表情变了,就是在他说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候,娘向来疼子玉,眼下又是他们在京城里的第一个年。

   上一个年是在南华州过的,南华州离靖阳到底是近些,在娘心里也就不会有太远而够不着的感觉了。

   “年后爹娘回去,让他们在靖阳多住些日子,方便回村去,也方便帮子玉带孩子,子玉快生了。”

   叶子皓想了想,如今他们这边也安稳,小吉祥和二宝又一直是他们自己带着,并没有要爹娘操心过。

   爹娘出来这么久怕也思乡,子晨这边年纪还小,也没什么需要操心的,到不如让爹娘回去住上半年,入冬前再回京来过年。

   若周子康那边方便,就一起进京来。

   听他提议,叶青凰点头,到是没什么不可的。

   他说得对,他们这边如今是安稳,安稳得只能在京城里呆着了。

   清新妹子爱笑的眼睛无法抵抗

   大约是俩人都想到了一块儿,又是相视一笑。

   这时叶重信也在后面赶了过来,又把二宝抱了过去,一起去竹轩那边。

   竹轩这时候还在忙。

   帐房们正忙着清点今天全府上下包括铺子那边小子小丫头们还有铺中伙计、管事们都会有的年赏。

   叶府还在城守府时就养出来的惯例,逢年都会给年赏,虽说数目几年下来没有变过,但既成惯例,自然没人嫌少,反而觉得这府中规矩森严,又很暖人心。

   只不过以前都是从叶青凰那边私库中派出来,今年开始就从大帐房了。

   因为八珍阁拓展了这么多家,还有各处田庄收成,除了平日里府中起居用度的开支,所有人的工钱,年赏,甚至端午、中秋这样的节日,也会给一些赏钱或是吃食,都归大帐房统一入帐。

   这样,赚进多少,成本多少,开销多少,也更清楚一些。

   年年都是叶青凰和叶子皓这边出,旁人也不知道到底出了多少,他们又哪儿来这么多钱,次数多了、消耗大了,难免会引人多想。

   既然连叶子皓做官的俸禄都交到公帐上做家用了,赏钱这么大笔开支,当然也会从帐上出,这样所有收支帐目,也就更清晰明了。

   十二帐房在忙碌,叶正诚、叶华英他们也在那儿帮忙核算。

   叶常洲和叶华磊最近做起了巡铺管事,巡视各地新拓展的八珍阁后,年前又回靖阳去了。

   他们明年都要娶媳妇了,年后要回的不只叶重信和叶张氏,还有叶正诚和叶华英两家。

   而此时,大家只字不提回家的事儿,只谈论着帐目问题,以及等下要放下去的年赏。

   叶重义这会儿到是没有再亲自忙了,只领着夏长生和秦家盛在清点一箱箱的银锞子数目。

   哪边有多少人,要发多少,都各自装了,再贴上注明好的纸,以便区分。

   见他们这么忙,叶重信抱着二宝站在厅门口,到有些不好意思进去了。

   他每天做木工,管着铺中木器的供货和从外面的进货,做工分摊出去,其实自己也没有多忙。千千吧

   但见大哥管大帐房,每天算帐、看帐的就很忙很辛苦了。

   尤其眼下……

   他都想转身走了。

   到是叶重义抬头看见,连忙走了过来,也把二宝接了过去,就往外走到自己住的屋里,在小厅上坐下来。

   “二宝,来大爷爷这里讨压岁钱来了?”他说着就拿出一只系着红绳的小荷包晃了晃。

   虽说荷包不大,里边也只有十二文钱并没有比别人多,但这铜子儿晃起来还是会发出一些声响的。

   二宝本来没什么表情,听见声音眼睛不由一亮,就伸着小手要去拿那只小荷包。

   叶重义见孩子懂得索要,不由笑了起来,故意移开荷包不给,二宝“啊唔”了一声,便自己要凑过去。

   见还是拿不到,便扭头可怜巴巴地望着拿荷包的人。

   “啊噗!”他突然喷起了口水,咧开嘴儿就灿烂地笑了起来。

   这个人也是认得的,是大爷爷!

   不会喊,但他有自己打招呼的方式。

   见他拿不到东西就转过来讨好自己,叶重义看得哈哈大笑,很是高兴。

   叶重信也在一旁好笑不已,但没阻止孩子的表现,只是坐在一旁看着。

   叶子皓和叶青凰在后头进来,见状也没过来说话,而是走去了敞厅那边,了解那边忙碌的事情。

   叶重义也和叶重信说了年关帐目的事情。

   今天都过年了,这一年里的生意经营自然也关帐了,因而,大约赚了多少,花掉了多少,已经很明朗了。

   说了会儿话,叶重信就抱过来二宝,过来找叶子皓和叶青凰。

   “你们走不走?还是我把二宝带回去?”他见他们在帮着数钱,便道。

   “先带回去吧,等下我们就过来了,小吉祥还在屋里写字呢。”叶子皓见状便道。

   于是叶重信便抱着二宝走了。

   二宝手里如愿抱着荷包晃动着,等出了竹轩才回过神来,知道爹娘不见了,便扭头朝后面望着,不停地发出“啊唔”的声音,仿佛在喊着爹娘。

   “二宝乖啊,咱们先去奶奶那里玩会儿。”叶重信一路哄着。

   毕竟最近每天两次相处已经熟了,二宝到底还是没有哭,只是明显看出来没有刚才那么高兴了。

   竹轩这边,叶青凰也同爹说了会儿话,听爹大致说了今年生意情况,收支、缴税、人工等等,都是总帐,说出来也就有大致印象了。

   至于细帐,都是大帐房在负责了,叶青凰并不多问。

   叶重义也习惯了,不会什么都细说。

   因为他知道,凰儿除了八珍阁,还有她兄长给送的铺子生意,还要绣花、带孩子,每天都忙得很。

   等这边年赏都清点出来,小厮去喊许德山、王桦、王钱氏过来,再加上夏长生和秦家盛,就一起把年赏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