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6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宋唯一擦了擦眼泪,摇头否认。“没有想的那么简单。”

   他亲手在她和裴逸庭之间做了决定,裴逸白此刻的心情,绝对比她想象中的还要难受。

   “做什么?起来干嘛?疯了?”赵萌萌一把扯住宋唯一,恼羞成怒地看着她。

   外面的天空湛蓝湛蓝的,宋唯一的心全凉透了。

   她摇了摇头,将赵萌萌的手拉开。

   “我要回去,萌萌别拦着我。”其他人在哪里?

   她婆婆……

   一想到裴太太,宋唯一只觉得脑袋快要炸开。

   整个裴家,跟裴逸庭感情最好的,最疼裴逸庭的,怕就是裴太太了。

   现在白发人送黑发人,她怎么受得住?

   “怎么回去?看看现在像什么样子,回哪里?”赵萌萌气不禁打一处来,拿起旁边的镜子,直接放在宋唯一的面前。

   私人会所里偶遇俏丽女孩

   镜子里,脸色惨白,脸上带着几个巴掌印,神情颓败的人,真的是她吗?

   宋唯一都被镜子里的自己吓到了。

   “看到没有?顶着这张脸出去,让别人怎么想?再者,医生再三强调,一定要静心休养,否则在鬼门关抢回来的孩子,想过后果吗?”

   赵萌萌一边说话,纤细的手指指着宋唯一的肚子,恼怒地问。

   是啊,孩子……

   宋唯一的手下意识地放在肚子上,前几天调皮捣蛋的宝宝,这会儿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他们受伤了,被个杀手打伤的吧。

   “明白了吗?不管怎么样说,裴逸白将交到我的手上,我就有义务照顾,直到痊愈为止。”赵萌萌双手叉腰,老神在在地命令。

   只是,宋唯一笑不出来,难过得快要死去了。

   她担心着周围的一切。

   “喝水喝水,把早餐也吃了。”赵萌萌将杯子从新塞回宋唯一的手上。

   “我不饿……”

   “不饿也要吃,不吃宝宝还要吃呢。”赵萌萌心道她也饿了,瞪着宋唯一,用眼神压迫她听话吃饭。

   裴太太醒过来,一双眼睛又红又肿。

   “我这是在哪里?”她一股脑地坐起来。

   “妈,醒了?”裴苡菲握着裴太太的手,担心地问。

   “苡菲?”裴太太的视线环顾四周,发觉这是在家,这是在她的房间。

   怎么回家了?

   “不对,逸庭呢?逸庭找到了吗?”裴太太清醒过来,立马问裴苡菲。

   她怎么好端端的晕过去了?她应该在海滩上的,他们还在找她的儿子呢。

   “妈……”

   “让开一点,我要出去,我要去找弟弟。”裴太太掀开被子,二话不说穿鞋,动作飞快地走出去。

   “妈,不要急,他们还在找。”裴苡菲一把拉住走到门口的裴太太。

   “怎么能不急?这都什么时候了?让我不急?”裴太太低吼着,眼泪又涌了下来。

   裴苡菲看的难过,她呜咽着抱住裴太太,“我陪去找,先穿上衣服,我们冷静一点,我陪,我们一起去找弟弟。”

   都怪她。

   如果不去看烟火就好了,这样弟弟不会有危险了。

   如果,后来不冲动地自以为是就好了,不仅让嫂嫂卷入这件事,还让弟弟出事。

   若非他们的亲生女儿,裴苡菲压根没脸见他们。

   “好,赔我去,好。”裴太太一听女儿这么说,就冷静了不少。

   她甚至配合地折回去,拿出厚厚的外套穿上。

   “不对,一会儿我们去弟弟的房间,给他拿衣服,否则他着凉生病了怎么办?”

   “好,都听的,去给弟弟拿衣服。”裴苡菲不停点头。

   搀扶着裴太太从房间出来,客厅里,裴承德和裴逸白三人都在。

   气氛有些凝重,裴苡菲下意识拉住裴太太的手。

   后者疑惑地看着她,裴苡菲压低声音道:“我们一会儿再过去,先等一下吧。”

   “好。”

   裴承德的脸阴沉难辨,冷冷看着裴逸白。

   “昨天,那名杀手让在宋唯一和弟弟之间选择的时候,选择了宋唯一,是吗?”

   裴辰阳心里咯噔一下,竟然这个时候,说起这回事了。

   说实话,当时在那样的关头,他们都以为可以救出裴逸庭,而相比起来,宋唯一的情况,显然更严重一点。

   只是,裴承德不这么认为。

   “是的,爸。”裴逸白面无表情地点头,承认了。

   这件事,众目睽睽之下,大家有目共睹,他无需否认。、

   裴承德冷笑,他的手颤抖地指着裴逸白。“我养的好儿子,可真是我的好儿子啊,就舍得眼睁睁看着弟弟死?”

   裴承德的声音极大,咆哮到屋子的每一个角落。

   仿佛地震了一般,缩到之处,一片狼藉。

   裴逸白的脊背挺得直直的,“这件事,我无话可说,我对不起逸庭。”

   “啪……”一记狠狠的耳光,朝着裴逸白迎面而来。

   他没有闪开,在裴承德打过去的时候,裴逸白有着足够的时间可以闪躲,但他没有。

   “混账!”裴承德气得浑身发抖。

   “大哥……”裴辰阳满脸复杂,低声叫了一句,却被裴承德冷声喝住:“别打岔,我这是教育我儿子!”

   裴承德的脸色阴沉沉的,断绝了裴辰阳求情的后路。

   教育儿子这个理由一压,他顿时没有别的理由说事。

   “对不起?的这对不起三个字,值钱吗?能救弟弟的命吗?”裴承德恨不得再打几个耳光。

   从小打到,裴承德对裴逸白不疑是严格的,跟对裴逸庭的纵容完全不一样。

   但是,他严格归严格,却从来没跟裴逸白动过手。

   这一次,破例了。

   一个狠狠的巴掌过去,裴逸白的嘴角都流了血,看着触目惊心。

   “我告诉,弟弟为什么会死亡?都是,做出的这个选择,是害的弟弟死亡的罪魁祸首,凶手,懂吗?”裴承德咆哮,抄起杯子狠狠砸过去。

   “大哥,话何必说的那么难听?”裴辰阳猛地打断他的话。

   深那么罪魁祸首?实在是太过分了!

   “谁能猜到他们会在那一瞬间出手?逸白为了搜救逸庭在那里泡了多久,不知道吗?”